创造力较低
2019-06-13 14:5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心理学对文化的研究有古老的起源,最近几十年更成为国际学界热点。gelfand教授专注于从社会规范角度去研究文化。人类有能力去发展、保持和加强社会规范,反过来,社会规范也是人类社会的“粘合剂”。在不同的社会情境中社会规范的强度有所差异。在强社会规范下,人们对于异常行为的忍耐力较低,这种社会被称为“强规则社会”(tight society);在弱社会规范下,对于偏离规范的行为的忍耐力会相对高一些,这种社会被称为“弱规则社会”(loose society)。基于此,gelfand选择宏微观结合,从国家层面、联邦州层面和精神生物学视角对社会规范的概念、演进及其对组织行为的作用机理进行了研究。

除此之外,gelfand教授也从宏观层面分析了“冲突”和“人口密度”对于社会规范的影响,以美国为例,9.11事件之前,美国对于各类行为的社会容忍度相对较高。但是在9.11事件之后,强社会规范也逐渐有形成之势,尤其体现在航空方面。与此同时,全球态度调查也显示,人口密度大的国家对于外来人员和文化更为排斥。进一步地,为了探究人口密度和强社会规范的联系,gelfand教授在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校园中做了相关调查,研究表明,在校园人口密度实际不变的情况下,通过实验控制使学生认为校园人口密度很大,使得学生对于违反规范的事情(例如随地乱扔垃圾,在图书馆大声喧哗等)越反感。与此同时,全球态度调查也显示,人口密度大的国家对于外来人员和文化更为排斥。

最后,gelfand教授用她于2015发表在《组织行为与决策过程》(obhdp)的研究介绍从神经系统科学层面来理解强-弱社会规范模型(tightness-looseness model)。她认为,对于文化差异应该从神经系统科学层面来探究不同类型的社会规范是否会预测人的态度和行为差异。研究表明,在极端紧张型或者极端宽松型社会规范中的人都会有较高的自杀率,抑郁程度,会产生更强的不快感和高血压。由此可见极端紧张和极端宽松的社会规范都不利于社会和人类发展。

首先,在国家层面,gelfand教授将文化视为跨层的系统,提出现代社会里文化系统的强-弱社会规范模型(tightness-looseness model)。这一模型中的关键变量是协调的社会行动及国家所面临的威胁。据此,她的研究中提出如下假设:强社会规范和处罚的实施会使得被许可的行为范围变小,有助于协调社会行动;而协调的社会行动在生存压力大的国家具有更重要的意义。与此同时,威胁较大的国家较之威胁较小的国家有更大的紧张度。gelfand教授选择了33个国家进行问卷调查,并且确保国家间的威胁类型差异化较大。她创造性的提出“威胁”对于社会规范的影响,得出以下结论:具有强规范的国家往往是那些1)人口密度大的国家,因为易产生混乱,所以往往有更强的社会规范;2)自然灾害频发的国家(例如洪水,热带气旋等)容易产生紧张型社会规范;3)自然资源缺乏的国家(例如耕地面积少)容易产生紧张型社会规范;4)历史上疾病高发的国家(例如肺结核)容易产生强社会规范。

随后gelfand教授用她于2014年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的文章,阐述了美国国内50个联邦州的社会规范及其差异,探究的问题有:美国50个州是否有系统化的强弱社会规范差异;强弱社会规范差异是否和生态或历史情境相关。她指出,我们有大五人格,但是没有与之配套的大五“情境”。所以她强调“强情境”和“弱情境”的区别,分别体现在惩罚的强度、行为接受度、环境多样性。而在人的性格层面,她发现牢固型州更为有序,人民更具有公民意识和自我控制力,但是开放性较弱,创造力较低,更容易产生歧视和不公平。

讲座进入尾声时,师生就gelfand教授的研究提出了他们的见解和问题,例如“除了从外部威胁的角度来探讨紧张型和宽松型社会规范外,内部威胁的视角是否可取?”“除了探究惩罚对于强弱社会规范的影响,奖励是否也是一个因素?”就这些问题gelfand教授和大家进行了充分的交流。

讲座中,她的风趣幽默和博学多识让组织与战略系师生享受到了一场学术盛宴。最后,主持讲座的张志学老师对演讲及研讨进行了总结,他强调,gelfand教授将宏微观结合对文化和社会规范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十分具有前瞻性。此外,结合组织与战略管理系的宏微观研究情况,倡导我们应该打破学科边界关注现象本身,用敏锐的概念捕捉和严谨的研究设计深化管理科学的研究。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buckshotbebee.com六,84384即时开奖现场168,二四六天天好彩一每期资版权所有